20亿投资或打水漂再追加50亿接盘 哈药股份内忧外患抽身难

时间:2020年09月19日 08:45:21 中财网
  20亿投资或打水漂再追加50亿接盘 哈药股份内忧外患抽身难
  一艘摇摇晃晃的巨轮,还想要搭载另一艘摇摇晃晃的巨轮,如何不让市场惊讶?在引发热议后,哈药股份发布了澄清公告。

  9月18日,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股份”)公告表示,美国东部时间9月17日,美国破产法院批准GNC(中文名“健安喜”)作价7.7亿美元出售资产给哈药集团。不过,该判决结果还未对外公布且仍需高等法院批准。公司还无法判断该事项对前期认购健安喜可转换优先股事宜的影响。

  并且,控股股东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集团”)表示,本次交易能否完成存在不确定性。即使本次交易能完成,但在未来,其在短期内不存在将健安喜业务并入公司的计划。并且,公司所涉保健品业务和健安喜业务布局地点和品类均有不同,不会导致同业竞争情况出现。截至9月18日收盘,哈药股份报收3.45元/股,涨幅0.58%。

  “踩雷式”投资
  市场最关心的莫过于,在这场看起来就“亏大了”的投资里,哈药事实上要亏多少?

  对于此问题,哈药今日公告并没给出明确答复。不过,公司以往的公告让人非常担心。6月21日晚间,哈药集团公告称,近期公司收到健安喜业绩下滑及债务延期等情况通知,此次投资已造成11.65亿元损失。

  对于健安喜破产,哈药股份公告称,其对健安喜的优先股投资根据协议和持有目的,投资成本总计超20亿元人民币。

  基于健安喜在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下滑且后续可能出现持续下滑,以及可能面临的债务压力,哈药可能面临投资成本和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也就是说,哈药这场跨境投资,将面临超20亿元巨款血本无归的风险。

  哈药和健安喜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2016年前后,中国企业投资境外保健品公司势头很猛。2018年,中信资本为哈药集团引进美国知名保健品企业健安喜。为大众所熟知的“安利”,正是其旗下直销品牌。连续20年被评选为美国第一营养品专业零售品牌的健安喜,可以说是被处于转型危机中的哈药集团一眼相中。

  从2018年开始,哈药集团前后三次、总共花了近3亿美元认购投资健安喜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持有健安喜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在优先股交易中,交易前健安喜每股价格不过4.62美元,但哈药集团耗资近3亿美元认购健安喜的可转换优先股,转股价格为5.35美元,为溢价收购。

  对此,上交所质问哈药集团,为什么要斥巨资收购一家亏损的海外企业?数据显示,2016年末健安喜净资产-9504万美元,2016年度亏损2.86亿美元;2017年末健安喜净资产为-1.62亿美元,2017年度亏损1.49亿美元。哈药以丰富公司产品线,能带来协同效应做为回应。然而,钱花出去之后,哈药却没有得到相应收益。数据显示,哈药2019年营收中,保健品占比仅为1.37%,比2017年还有下降。换言之,保健品业务根本没有提振公司业绩,哈药的这场投资毫无效果。

  当前,健安喜的情况仍在恶化。根据其于2020年5月11日公告的2020第一季度季报,新冠疫情影响,健安喜一季度出现经营业绩的大幅下滑,约40%,即1300家门店暂时关闭,且存在永久性关闭的可能。第一季度内,健安喜营收为4.73亿美元,比同期下降16.3%;毛利润为1.37亿美元,比同期下降32.7%。

  自顾不暇的业绩
  投资公司遭遇危机,哈药也跟着倒霉。

  6月24日,公司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健安喜一旦进入美国破产法第11章重整程序,公司作为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列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损失最多可能超过20亿元。这让不少投资者倒吸一口凉气。

  公告指出,健安喜有两条方案可以“脱困”。除了可能带来20亿元打水漂的独立重整计划,另一个方案为出售计划。健安喜已经与控股股东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初步达成以7.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3.8亿元)的价格向其整体出售健安喜业务的原则性意向。并且,哈药强调,若出售交易进展顺利,其将代替独立重整计划被执行。如此一来,哈药的损失可能降低。

  但是,健安喜目前市值缩水严重,7.6亿美元的报价溢价超10倍。除了交易合理性令人生疑,另一个问题是,业绩连年下滑的哈药要怎么筹集这53.8亿元人民币资金?并且,为了避免超20亿元的投资亏损,再砸50亿元,合适吗?

  如今的哈药股份早已不是当年营收180亿元的哈药了。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20.18亿元、108.14亿元、118.25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9亿元、2.44亿元、-0.12亿元。

  而造成哈药股份净利润一路下滑甚至亏损的原因,是主要产品的营收下降。哈药产品线涵盖注射用丹参(冻干)、注射用双黄连(冻干)等中药注射剂,以及前列地尔注射液等辅助用药,在医药行业政策调整的大背景下,这类产品或要修改说明书,或调出医保目录,抑或进入重点药品监控目录,根据哈药股份2019年财报,公司主要产品营收几乎全线下降。

  由于长年重销售轻研发,哈药的“后劲”也不足。在仿制药领域,哈药股份只有寥寥几款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已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品种为蒙脱石散、盐酸二甲双胍片。众所周知,这两个品种市场竞争激烈且盈利空间有限。换言之,市场留给哈药的地盘不会太多。中药注射剂不好卖,化学防制药又尚未占据有利地位,难怪哈药股份近年业绩迟迟未回暖。

  此外,在企业经营压力下,哈药股份的人事变动也十分频繁。自2019年3月以来,已经先后有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以及多位副总经理提出辞职。这也显示出了公司正处在变革之际,公司发展正面临挑战。对于企业收购健安喜和未来发展问题,截至发稿时据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黄.华  .国.际.金.融.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