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林:医药女神踩雷

时间:2020年09月17日 13:51:42 中财网
  葛兰有医药女神之称,旗下基金前天一天亏掉一个亿,这两天可能也心情不太好。葛兰坚定做多的长春高新,收到了交易所的关注函,今天又是大跌收场。有媒体报道,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掌舵人透露业绩下滑、还说因为交税而减持。

  关注函还没回复,需要思考的是,长春高新未来的路还有多长?高估值的白马们还能跑多远?

  金赛药业是长春高新的核心资产,主要卖生长激素,说白了就是帮助人长高。业界有一个经典的案例,就是球王梅西,梅西之前只有1.3米,典型的侏儒症患者,自从注射了生长激素,个子长到1.7米,还成了一代球王。

  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在2017年3季度就开始买入长春高新,之后不断加仓,成为该基金的第一重仓股。到目前为止,持仓市值超过10亿。当然,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创新同样重仓了长春高新,目前是该基金的第二重仓股。

  跟葛兰有着同样思路的,一共有1110多只基金,他们持有长春高新流通股本超过30%。就在大家抱团正酣时,金赛药业的创始人金磊说,对不起,内部松懈,七月业绩同比下滑,我年底要套现了。

  半年报中,长春高新净利润13.10亿元,金赛药业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两个数字一对比,金赛药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创始人要套现。到底是黑天鹅?还是另有隐情?

  金磊作为生长激素的专家,无论是对技术,还是市场,相信他的判断超过长春高新那些非专业董事们。更重要的是,现在交易所发了关注函,金磊没有任何说辞的改变。问题就来了,作为影响上市公司绝对利润的核心资产,其高层的一言一行被视为敏感信息,那么掌握敏感信息的高管随意泄露非公开信息,股东们的公平性何在?

  更重要的是,金赛药业一直视为长春高新估值的基石,现在业绩下滑,为啥人们突然少去打他们的生长激素了呢?创始人套现,难道仅仅是为了缴税?

  很显然,长春高新的核心资产需要在监管的介入下,能够更公正、透明地向投资者进行说明,而敏感信息不能通过部分高层随意非对称披露,最终导致一部分人先走,一部分人踩雷,甚至医药女神都要看着银子化成水。

  医药股曾经作为机构们在熊市的防御型股票,现在成了没有冬天的热门股。除了长春高新,葛兰管理的两只医疗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一模一样。而这10只股票平均持有机构超过670家。抱团机构最多的莫过于恒瑞医药,高达1426家。

  20年前,基金初期,基金经理们经常喜欢在澡堂子里谈生意,张三接盘李四的筹码,李四将更高的筹码甩给王五,用基民的钱坐庄,最终用基民的钱接盘,基金经理们私下收取好处费。现在再次兴起机构抱团坐庄,美其名曰价值观趋同。

  听上去无懈可击,可是在2019年底,就有基金经理相互指责打破不抢跑的潜规则。跟20年前,朱大户抢跑,将庄家吕梁拍死在中科创的沙滩上有什么区别呢?长春高新三成的流通股筹码被机构抱团,成为千亿市值大盘股中绝无仅有的一朵奇葩,任何的机构打破抱团潜规则抢跑,都会动摇长春高新的估值一致预期,如果加上重要子公司业绩下滑,创始人套现,甚至可能会动摇长春高新的估值中枢。

  长春高新不是高估值高位回调的个例。受到疫情的影响,各大经济实体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资金阶段性流入资本市场。随着疫情的缓解跟疫苗研发的推进,货币放水之后的高位更考验的是上市公司的成长空间跟确定性,短期内过高的估值,往往很难通过内生增长去持续地进行高估值预期的回报,而这种预期需要时间去修复。甚至有的上市公司在高估值之后,很长时间内无法带来更值得预期的回报。

  葛兰管理的两只医疗基金虽然在二季度获得了大量的新增申购,她也对长春高新等重仓股进行了加仓,随着长春高新的临时回调,相信葛兰的医疗基金以及一起抱团的机构们,短期内表现不会如意。这也将是那些无法通过内生增长,来持续支持股价的高估值股票,将面临的同样问题。面对长春高新核心资产的黑天鹅,也许,老百姓会说:铁拐李过独木桥,悬吊吊的。

  (本文作者介绍:著名财经作家、《德林爆语》主持人。三分钟财经脱口秀,每天一个资本真相,微信公众号:delinshe)(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李德林)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