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援意专家组组长:当地医疗资源紧缺 一套防护服就像“奢侈品”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19:34:49 中财网
  当地医疗防护物资很缺,口罩、帽子、防护服、呼吸机、检测试剂等等,都很缺。我们进病房时,穿了一整套防护服,他们觉得这个很规范,像是“奢侈品”。

  “意大利,加油!”
  进入病房前,裘云庆在防护服背后写下祝福语。

  这是他带领中国医疗专家组抵达意大利的第3天,他们来到疫情“震中”——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大区贝加莫市。

  眼下,意大利成为全球除中国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累计确诊患者已超7万人。这7万多人中,伦巴第大区占了一半,而贝加莫市是伦巴第大区的“重灾区”。《贝加莫报》的讣告栏,由平时每天的两三页增加到十一二页。

  “一切都停了下来,阳台无人歌唱。”在小镇居民心中,此刻的贝加莫是悲情的。但裘云庆深知,这样的寂静来之不易。

  裘云庆,中国第二批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组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一医院”)常务副院长。3月18日,他和11名专家组成员自上海启程,随行携带呼吸机、监护仪、检测试剂、口罩、防护服等,共计9吨当地急缺医疗物资,奔赴意大利米兰。

  过去的一周,中方专家组将所有经验倾囊相授,让居民待在家中,关紧病毒传播的“水龙头”,就是锦囊中的一条“妙计”。

  落地米兰时,专家组曾扯起红色横幅,用意大利语写着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加的话——“我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

  归期未知,他们正与意大利一起走过危难时刻。

  



  ▲落地米兰时,专家组扯起红色横幅,横幅上用意大利语写着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加的话——“我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受访者供图
  当地医疗物资短缺,一套防护服就像“奢侈品”

  新京报:专家组每天的工作节奏是怎样的?

  裘云庆:我们主要和当地医院交流疫情防控经验,提供指导。一般早晨到医院去,在医院交流到下午两点,为了保证专家组安全,所以在医院时间安排比较紧。两点从医院回来,洗个澡(做消毒),大概三四点能吃上饭,在外面的时候是不吃不喝的。其他时间,我们还要给当地我国使领馆、中资企业人员、留学生和华人华侨提供医疗卫生指导和帮助。

  新京报:你在意大利看到当地情况如何?
  裘云庆:当地医院防控措施没有国内严格,每天还有很多人发病。意大利医疗水平不错,但突然增加这么多病人真的措手不及,就像当初的武汉。

  新京报:和当地交流中,他们比较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裘云庆:他们想知道中国防控措施怎么做的,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把疫情控制下来,还想知道中国医院的诊断治疗措施。其实,双方诊断治疗大同小异,主要是筛查、诊断、收治病人方面差距较大,因为他们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病毒核酸检测和CT检查,轻症病人大多居家隔离,住不了院。

  当地医疗防护物资很缺,口罩、帽子、防护服、呼吸机、检测试剂等等,都很缺。我们进病房时,穿了一整套防护服,他们觉得这个很规范,像是“奢侈品”。

  另外,他们希望我们有医护人员到这里帮他们,这个愿望很迫切。

  新京报:专家组随行带了一些医疗物资给当地?

  裘云庆:这对他们来说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意大利每天新增五六千病人,根本承受不了。意大利全国只有6000万人,与浙江一样,而浙江总共只有1200个病人。

  



  ▲裘云庆在意大利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感染病医院Ospedale Luigi SACCO Hospital交流。SACCO医院诊断了意大利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受访者供图
  现在防控很严,街上没人没车跟我们当初一样
  新京报:专家组给出了哪些建议?

  裘云庆:主要是中国的防控经验,比如严格“封城”。阻止疾病传播,要像“关水龙头”一样,从源头上把它控制好,开着水龙头,要把地拖干净是难做到的,当地每天新增的病人很多,这提示源头防控还是没做好。

  我们讲了之后,当地许多方面已经做得越来越严格了。其实说起来,米兰早已经“封城”了,但执行得不好,全靠自觉。现在“封城”措施好像已经到位,警察也上街巡逻,马路上也没人、没车了,跟我们当初“封城”时一样。

  此外,当地对轻症病人不住院治疗,而是居家隔离,但有些人隔离得很好,不传染家人,有的隔离不好,还是会传染给别人。我们建议他们应检尽检,早检查、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但现在还做不到。

  病人大量增加,让当地医疗资源变得十分紧缺。很多病人住不进医院,一方面会继续传染,另一方面,轻症病人在家没有得到很好治疗,病情加重成重症才能住进院。所以我们建议,对轻症病人也隔离治疗,像中国建方舱医院一样。

  当地院内防控措施还有漏洞 医务人员感染多
  新京报:当地医务人员感染情况似乎也比较严重。

  裘云庆:当地医院院内感染防控措施还有漏洞。

  中国自2003年SARS疫情以来一直在各大综合性医院设置发热门诊,对于任何到医院就诊的患者,只要有发热症状,必须到发热门诊首诊,这个举措非常重要,大大减轻了急诊室的压力,是避免院内感染和传播的第一道关卡。

  此次疫情中,中国所有新冠肺炎病人都在发热门诊首诊,而意大利是在急诊室,很多病人就诊后也未能做检测,确诊前病人活动也比较自由。

  另外,防控方面他们主要依据世卫组织或当地协会发布会的指南,靠医护人员自觉而非强制性执行。执行严一点,就做得好一点。不像我们国内专门有人检查,不仅上级主管部门查,医院自己也有督查,检查口罩有没有戴好,进病房有没有穿好隔离衣等等。当然,他们防控做得不够也有缺少医疗防护物资的原因。

  我们看到有家医院,病房没有划分清洁区、污染区,医护人员也只佩戴普通口罩,穿外科手术衣,像我们这种防护服,他们基本上很少穿,哪怕在病房里,也没有我们这么高的防护要求。所以医务人员感染的比例不少,病人之间的院内感染也有。

  新京报:有报道说,当地医护人员已经超负荷工作很长时间,濒临崩溃。在你看来,他们状态怎么样?

  裘云庆:那倒没有。他们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这种敬业精神可能全球所有医务人员都是一样的。但他们对缺少医疗防护物资感到很无奈,想通过我们向当地政府多提建议。

  他们对中方专家组很热情,我们每到一个地方,他们都到外面门口等,对我们很重视,而且要求我们去交流的医院也很多。

  

  ▲裘云庆在防护服背后写下“意大利,加油!”的祝福语。受访者供图
  死亡率高原因之一是没统计轻症病人“分母”小
  新京报:当地医疗救治情况怎么样?
  裘云庆:医疗水平和国内应该差不多,还是挺不错的,但没有像中国一样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患者、集中救治。他们没这么多资源,也没这么多专家可以集中起来。而且意大利跟中国体制不一样,资源动员能力相对较弱。

  新京报:从统计数据看,意大利病死率高于其他国家。原因何在?

  裘云庆:意大利病死率高,原因之一是轻症病人没有得到正规治疗,加重病情。另外,他们统计感染人数没有把轻症病人统计进去,计算病死率的“分母”就小。

  新京报:中国疫情初期曾有大量患者没办法入院,意大利是否也面临同样的医疗资源挤兑问题?

  裘云庆:对,就跟武汉当初的情况一样。但他们现在认识到中国的做法是好的,所以防控措施不断加强,这两天尤其明显,我们刚来的时候很多人聊天不戴口罩,现在看上去已经没了。

  新京报:意大利基础医疗体系比较发达,为什么疫情会走向现在的局面?

  裘云庆:主要是社会管理体系体制不一样,中国可以通过疾控中心、街道社区早期发现、隔离病人,查找密切接触者。意大利缺乏这样的人员,过去也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传染病疫情,做不到应收尽收,应该隔离的都隔离。
  .新.京.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