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1块变6毛 余额宝的万元收益可能还要降

时间:2019年07月12日 15:38:59 中财网
  同样是放1万元在余额宝,去年和今年的区别是什么?

  “收益从一天1块变一天6毛。”

  作为货基“鼻祖”的天弘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最高曾突破6%,如今已跌至2.26%。

  天弘余额宝收益率下滑并非个例。近日,“宝宝们”收益率普遍创新低。据统计,截至7月10日,657只货基(份额分开计算)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仅为2.29%。仅有15只货基7日年化收益率破“3”,其中,“国富日日收益B”以3.68%排名第一。

  收益与规模呈“倒U型关系”
  对于货基收益率持续下降的原因,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据记者分析,今年以来,央行一直维持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银行间市场利率不断下行。从利率走廊来看,DR007(代表银行之间借钱的成本)有接近一半的时间跌破了利率走廊的下限,反映出银行间的流动性进入极度宽松状态。

  “货基的主要投向就是银行间市场。因此,在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下行到较低位置的情况下,货基的收益率也不断地走低。”张婷表示。

  此外,记者注意到,规模小的货基收益表现反而更佳。15只7日年化收益率破“3”的货基,规模均不超过300亿元,有5只规模甚至不足1个亿。

  张婷告诉记者,一般而言,货基的收益率和规模会呈现一定的“倒U型关系”。货基规模太小,和银行的议价能力会比较弱;货基的规模太大,会产生调仓慢等问题。

  “规模在30亿-100亿元是比较好的状态。至于有5只规模不足一个亿,7日年化收益率却破‘3’的货基,大概率是因为近期收益率下行加快,调仓比较灵活的原因。或者是之前包含的债券投资进行了短期的收益释放,拉高了整体收益。”张婷补充道。

  “基金规模扩张的同时,获取超额收益能力下降的现象,在各类基金中都存在。”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研究员张碧璇在接据记者采访时表示,规模的扩张必然会提升基金管理难度,“对于货基来说,受到流动性新规的限制,越大规模的货基为防止出现挤兑的风险,越要牺牲部分收益。”

  张碧璇指出,另一方面也有指标本身的原因。7日年化收益率是用最近7天的平均收益率乘以全年天数计算而来,因此对于规模较小的货基,该指标的波动相对大规模货基会更大。

  “双降”趋势大概率会延续
  收益率下行的同时,货基的整体规模也在持续缩水。中基协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货基连续3个月规模下滑,合计缩水7039.08亿元,整体规模为7.67万亿元。

  对于货基规模下降的原因,张碧璇认为,主要与货基收益率下滑有关。一方面,目前市场处于货币政策维持相对宽松的大环境,货币市场利率受流动性充沛影响持续走低;另一方面,上半年股市有所回暖,权益类基金表现出了较好的赚钱效应,部分资金会被分流至权益类基金中,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货基规模。

  张婷则认为,在货基收益率不断走低的情况下,很多投资者选择赎回,改投收益率相对更高的产品,如银行理财(虽然收益率也在降,但仍高于多数货基)、短债基金等,从而导致货基规模大幅下滑。

  “货基收益率和规模‘双降’的趋势大概率会延续。”张碧璇判断,长期来看,由于利率并轨的趋势加强,货币市场利率和存款利率的差距将逐渐缩小。未来一段时间,货基收益大概率仍将保持低位运行,货基规模也会随之缩水。

  此前,为了降低单一货基集中度高的风险,天弘余额宝被限购和分流。一方面,从2017年5月开始,天弘余额宝前后经历了三轮限购调整:
  2017年5月,天弘基金下调余额宝个人账户持有限额,由100万元降低到25万元;
  2017年8月,天弘基金再次下调余额宝个人账户持有限额,从25万元调整到10万元;
  2017年12月,天弘基金将余额宝的单日申购额度调整为2万元,持有额度不变。

  另一方面,从2018年5月开始,余额宝平台陆续接入中欧滚钱宝货币A、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华安日日薪货币A等19只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基,对天弘余额宝进行规模分流。

  不再“一基独大”的天弘余额宝,基金规模从2018年一季度的峰值1.69亿元,降至今年二季度末的1.03亿元。即便在今年4月10日取消限购,规模也未见增长。
  .国.际.金.融.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