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四高管“进去” 天圣制药迷失在反腐风暴中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16:05:20 中财网
  平平无奇的医药制造毛利率以及高出同业2至3倍的医药流通毛利率,这家上市公司的财报和关联股东名单已说明很多问题
  相比于盛产榨菜的涪陵,毗邻仅有70万人口且同属重庆辖下的垫江县,一直默默无闻。直至2018年的4月3日。这一天,该县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天圣制药(002872.SZ)宣布因重组停牌。

  此前,这家于2017年5月19日方才上市、总市值仅65.83亿元的上市公司,52周内股价已下挫了41.2%。

  缘由或许出乎很多人预料。

  该公司董事长刘群——一个完成了从中学教师到身家20亿元上市公司实控人华丽转身的焦点人物,此前已被公安机关迅速留置。随后,该公司总经理李洪亦被采取同样措施,而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则被直接刑事拘留。

  这意味着,两个月时间内,这家上市公司的4名高管相继被警方控制,这在资本市场,极为鲜见。

  以“留置”取代“双规”,是中国监察体制改革的重要变化。按《监察法》(草案)第二十二条规定,当被调查人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严重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监察机关已掌握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仍有重要问题需进一步调查,并有“涉及案情重大、复杂的;可能逃跑、自杀的;可能串供或者伪造、销毁、转移、隐匿证据的”,可采取留置措施。

  据悉,虽然从法律角度而言,“留置”的严重程度弱于“刑事拘留”,但最长期限,仍可达三个月。

 据记者注意到,目前,天圣制药并未披露四位高管被有关部门留置或刑事拘留的具体原因,但据一些市场观察人士分析,重庆反腐力度加大,且涉及到原垫江县领导,天圣制药四名高管被陆续采取强制手段,或便于有关部门从医药行业受贿角度进行调查。

  资料显示,李洪曾任湖南冷水江钢铁总厂会计、湖南安邦制药有限公司经理;王永红曾任重庆南川医药公司办公室主任、销售部长、财务科长;李忠曾任天圣有限供应部部长、副总经理。


  相关人士透露,或许正是上述三位高管此前职务的敏感性,才导致本次“群体性落马事件”。至于刘群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还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披露。

 据记者注意到,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因卷入重庆医疗系统反腐风暴被先后曝光的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涪陵区中心医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分别是天圣制药第二、第三、第四大医药流通销售客户。

  一家大型券商的研究人士据记者分析道:“该公司的主要问题或许是跟核心医院绑定太深。天圣制药成立之初,部分医院即出资成为股东,或存在利益输送;其次,该公司流通业务毛利率超高,更多是由垄断医院渠道,赚取中间差价造成。”

  从该公司两大业务构成来看,其医药制造业务的整体盈利能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而医药流通业务板块的盈利能力,却高于同行业公司平均水平2—3倍之多。这背后,或与关联企业的交易较多息息相关。

  此外据记者还发现,天圣制药在上市半年后就陆续出现高管频繁离职现象,包括原董秘杜春辉、原董事张学军、原监事袁征、原副总经理孙进等。对此,曾有投资者质疑,众多高管离职是否表示对公司的经营发展不认同?研究人士则认为,其高管层面出现如此重大动荡,或说明治理结构已出现较大纰漏。

  反腐风暴席卷天圣制药
  早在天圣制药宣布停牌的十天前,3月24日,刘群即被有关机关留置。5月7日,该公司公告称,李洪同样被有关部门留置。4天之后,该公司继续公告称,接到李忠家属通知,李忠已于5月10日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拘。至6月5日,该公司再度公告,王永红于5月31日因涉嫌犯罪被警方刑拘。

  对于公司高管接二连三被留置或刑拘,天圣制药证券部人士据记者解释称:“相关事项已发过公告,董事长刘群确实没来公司上班,另外被拘留的两位副总经理王永红和李忠,因个人原因已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目前代董事长刘维全面负责公司日常经营活动及重大事项,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资料显示,刘维为刘群之弟。

  据上述券商人士分析,此事或与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涪陵区中心医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相关人员的腐败案有关。

  2017年8月10日,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公布,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剑平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同年8月28日,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公布,涪陵区中心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王晓波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8年5月22日,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对外办公室表示,该院院长马明炎“涉天圣制药案,已被带走调查”。

  据天圣制药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2016年,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涪陵区中心医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位分别是天圣制药第二、第三、第四大医药流通销售客户。

  除此之外,数据同时显示,天圣制药与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2014—2016年的交易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37.71%、33.17%和30.37%。而作为天圣制药的重要客户,三峡肿瘤、微创外科、康复研究分别为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附属的研究机构。其中,三峡肿瘤、微创外科为天圣制药子公司天圣药业的股东,各持有天圣药业25%的股权,康复研究系天圣制药孙公司威普药业股东,持有威普药业15%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三峡中心医院亦是天圣制药医药流通业务第一大客户,2014—2016年,这家医院为天圣制药分别贡献了4.69亿元、4.44亿元及4.38亿元收入,销售额占药品销售比例分别达到28.22%、24.13%、21%。2017年的数据为4.08亿元,占比18.04%。

  流通业务毛利率奇高
  在券商研究人士看来,天圣制药医药制造主业平平,但流通业务毛利率却高到“离奇”。

  天圣制药属于中药企业,主营业务分为医药制造、医药流通两大板块,业务范围涵盖医药制造、医药流通、中药材种植加工、药物研发等多个领域产业链。其中医药制药业务主要为湖北天圣(康迪制药)、湖南天圣、四川天圣、天圣山西4家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各类口服固体制剂、大容量注射剂、小容量注射剂、药用空心胶囊。医药流通业务主要由长圣医药、天圣药业两家控股公司向重庆地区各级医院销售、配送药品。

  该公司曾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已与重庆地区上百家二级以上医院建立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熟悉各大医院药品种类需求和用药习惯。2016年该公司对医院等终端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医药流通总销售额的96%。从主要客户来看,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62%。

  分析该公司2017年财报可进一步得知,其中医药制造收入为6.77亿元,营业成本为3.49亿元,毛利率为48.45%;医药流通收入为15.58亿元,流通成本为12.33亿元,毛利率为20.86%。可供对比的是,同期中药板块整体的毛利率水平约为56.51%(剔除业务差距较大的公司),天圣制药在此方面整体盈利能力明显低于行业均值。但另一方面,与公司业务较为类似的区域流通企业如嘉事堂鹭燕医药国药股份、柳州医药、南京医药等,毛利率水平普遍只有7%—10%。

  这或表明,与该公司有业务往来的核心医院,为此确实做出了“重要贡献”。

  或影响重大资产重组
  颇有意味的是,就在4月3日天圣制药以公告方式宣布董事长被相关部门留置的当天,天圣制药又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收购目标为四川省玉鑫药业有限公司。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四川玉鑫药业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为1778万元,尹后健、冷莉分别持股84%、16%,该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原料药的生产、销售;中药材的种植等。

  据了解,天圣制药拟以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标的公司股权,具体收购的股权比例以交易各方正式签署的合同或协议为准。天圣制药重组停牌时间原则上不超过2018年7月2日。

  现在看来,该宗重组交易恐难以继续进行。

  记者注意到,尹后健、冷莉两人的股权均被质押给了长城华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什邡支行。天圣制药董事长被留置的状况或将对该次交易造成阻碍。

  有律师解释称,按照相关规定,如果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被立案调查,那么上市公司无法实施重大资产重组。而公司高管被立案调查的情况下,虽然上市公司可以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但是不得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

  从来祸不单行,日前天圣制药还面临着解禁压力。

  5月21日,该公司有9035.88万股限售股解禁,涉及137名股东,占公司总股本的42.6221%。
  .投.资.时.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