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边预期并非监管所愿 未来人民币汇改方向不变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8:32:29 中财网
  单边预期并非监管所愿未来人民币汇改方向不变
  在结束11日连涨后,周三(9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5382,较前一日继续下调105个基点。尽管急涨势头刹车,但市场人士普遍认为,人民币贬值预期已经逆转。

  接下来人民币汇率会怎么走?13日在北京的一场人民币与外汇市场的论坛上,与会专家表示,人民币虽无近忧,但仍有远虑,升值空间比较有限,未来贬值压力仍然存在。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该论坛上表示,人民币汇率将更具弹性。未来完善市场供求为基础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方向是不会改变的,具体操作是坚持优化“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变化”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中间价形成机制。

  人民币升值空间有限
  9月13日,由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全球外汇结算银行(CLS集团)联合主办的人民币与外汇市场论坛在北京举行。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演讲中表示:“人民币汇率近期已经改变了贬值预期,升值预期不断强化,所以应该没有近忧,但是通过分析此次人民币强势回归的原因,未来还是有一些远虑。”

  分析此次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温彬表示,首先跟中国经济基本面回暖有很大关系。今年上半年GDP增速6.9%超出市场预期,而且经济新周期呼之欲出,但是同样在这个基本面支持下,今年年初人民币却仍旧面临贬值压力。

  第二,跟美元走软有很大关系。今年以来美元指数贬值了10%,原因是特朗普政策难以落地,包括对未来美联储缩表、加息的疑虑,同时今年欧洲市场表现超出市场预期,使美元指数出现较大贬值,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元货币出现较大回升。

  第三,跟年初以来监管加强资本项目管理,比如加强合规性审查,包括对前期企业海外并购进行规范,对一些非核心的资产进行限制,使得资本流出得到缓解。

  第四,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引入逆周期因子有关。今年5月引入逆周期因子后,6月、7月、8月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已经占了全年至今升值幅度的80%。

  第五,与中美的无风险收益率利差不断扩大有关,这令全球投资者看好人民币资产,推动人民币回升。

  历史数据表明,2005年汇改至今12年的时间里,今年人民币的年升值幅度已经位居第二强。2017年截至9月11日,人民币汇率升值6.60%,仅次于2008年全年的6.975%。而2014年、2015年、2016年,人民币连续每年贬值2.44%、4.44%和6.50%。

  未来人民币是否会继续强势涨下去?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随着美国经济向好及利率和缩表指标向上,中国经济指标边际趋缓,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的升值空间非常有限。

  温彬也表示,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美元指数,美联储是不是会缩表,是什么节奏,这将影响美元指数的变化。对此中国需要进一步完善政策制度,更好地适应汇率的双向波动。

  按照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所说,下一步将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可以看到,应对人民币近期的持续升值,央行已经利用宏观审慎手段进行了反向调整。本周开始,央行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20%下调为0。人民币汇率应声连跌。

  人民币汇率将更具弹性
  实际上,自2015年8月11日汇改至今,对中国货币当局进行汇率、跨境资金的管控方式,市场讨论颇多。陆磊在论坛上阐述了监管的思路,以及未来人民币和汇率市场的发展方向。

  他指出,身处一个变化的时代,资本流动、汇率的影响因子更加复杂和高频。

  过去若干年,中国开放的步伐不断迈进,目前已经实现了经常项目完全可兑换,资本项下目前除了极少数的涉及个人对外投资的领域没有开放,也基本实现可兑换。“这就自然而然形成本币和外币在更广范围内流通的事实,这对管理层面提出新的要求,也就是说如何防控风险。”陆磊指出。

  他称,目前各类投资者更加关注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地方政府的负债等微观层面对币值的影响。这对监管构成的压力是,需要从一般均衡而不是局部均衡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所以,对所需要的知识量、信息量、信息处理的方式都提出了要求,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是金融市场基础设施需要实时反映各个交易者、交易量、所需要清算的额度,以及是否具有CCP(中央对手方),以确保每一天每一个时间节点市场是相对平稳的。

  尤其是,当市场发生一致预期时,需要有一个强力主体形成相关管理,这就是现在探索的跨境资本流动,以及金融风险的总体性风险、系统性风险的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

  “在大家一致看好时,给降降温;在大家一致看空时,给提提劲儿。”陆磊指出。与此同时,宏观审慎管理不仅仅是这些宏观变量的逆周期的、对手方交易,还有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管理。

  中国现在有五家金融机构成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其中四家是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一家是全球系统重要性保险公司(G-SII),要确保它们有逆周期的资本缓冲。

  在他看来,未来人民币和外汇市场的发展将遵循四个方面:第一,要坚持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第二,市场开放将是基本方向;第三,人民币汇率将更具弹性,央行坚持优化“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变化”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第四,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相统一。 (原标题:单边预期并非监管所愿 未来人民币汇改方向不变) (第.一.财.经.日.报.徐.燕.燕)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